全国科技创新中心 科普北京

这亚原子世界的绘景美妙如初

作者:卞毓麟    发布时间:2019-04-12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微信图片_20190412145035.png

《亚原子世界探秘——物质微观结构巡礼》,[美]艾萨克·阿西莫夫著,朱子延、朱佳瑜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19年1月出版

《亚原子世界探秘——物质微观结构巡礼》(以下简称《亚原子世界探秘》),是享誉全球的美国科普巨匠和科幻大师艾萨克·阿西莫夫的一部物理学科普名著,书名中的“亚原子世界”是指比原子尺度更小的种种事物。这部作品诞生于1991年,距今已经将近30年;中文版于2000年问世,迄今差不多也有20个年头了。本书出版之后,关于亚原子世界又有了一些非常激动人心的新发现。例如,2013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就授予了对发现“上帝粒子”——也就是著名的“希格斯玻色子”——做出重大贡献的三位理论物理学家。不言而喻,诸如此类的新发现、新进展,往往并不是阿西莫夫早先所能预见到的。因此,很自然地,有人不禁要问:阿西莫夫在30年前描述的“亚原子世界”图景,在今天是否仍然值得一读,他的这本书难道还没有过时吗?

我的回答是:肯定值得,而且值得一读再读。这是为什么呢?因为——

首先,你想了解当今这些科学成就的深刻内涵和重大意义,就不能不知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就是说必须对相关的科学史背景有所了解,而阿西莫夫正是一位通俗地讲述科学史的顶尖高手。例如,在“上帝粒子”发现之前,从古时候人们如何看待世界是由什么组成的,到近代原子学说的提出与确立,再到原子核和电子的发现,一直到质子、中子、各种介子、以及中微子等五花八门的亚原子粒子的属性与行为,乃至科学家们如何发现了那些曾经被认为是“最基本的”粒子的结构等,都一一交代得清清楚楚。

其次,本书不仅阐释了光、电、同位素、反物质、相互作用、量子色动力学等与亚原子世界密切相关的现象及其本质,而且在全书收尾时以“小”见“大”,从亚原子粒子的角度言简意赅地探讨了宇宙的开端与结局,介绍了“黑洞”“短缺质量之谜”“暴胀宇宙”等当代宇宙学中最引人入胜的一些话题,从而大大扩展了读者的视野。阿西莫夫本人虽然在《亚原子世界探秘》出版一年以后就于1992年去世了,没能见到再过几年之后的那一项更加令人惊奇的新发现——宇宙的加速膨胀,以及由此引发的关于“暗能量”的假说。但是,他的《亚原子世界探秘》这本书,正好又为读者一窥上述那些论题之堂奥铺垫了必需的入门之阶。

再者,如今人们经常在各种场合谈论科学精神,而且充分认识到弘扬科学精神往往比只是记住一些具体的科学知识更为重要。但是另一方面,却又时常有人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偏于另一种倾向,即轻视掌握具体科学知识的重要性。其实,科学精神是通过科学家们的创造性劳动及其取得的科学成果来体现的,而这些成果具有普遍意义的表达方式就是科学知识。高明的科学作家在阐述科学精神的时候总会列举一些科学人物和事件以为佐证,而在普及科学知识的时候又不忘画龙点睛,阐发其中所蕴含的科学精神。《亚原子世界探秘》一书生动而井然有序地讲述了自古至今众多科学家成功或失败的经历,将科学思想、科学方法、科学知识与科学精神融为一体呈现在读者面前,令人深感欣赏科学的愉悦与美妙。

还有,本书也是体现阿西莫夫写作风格的一个范例,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这种风格就是平凡之中见新奇。我们读阿西莫夫的书,会感觉他说的话都很平常,但整体想来又觉得很不平凡。阿西莫夫曾经以“镶嵌玻璃和平板玻璃”来比喻两种大为不同的写作风格。他说:“有的作品就像你在有色玻璃橱窗里见到的镶嵌玻璃。这种玻璃橱窗很美丽,在光照下色彩斑斓,却无法看透它们。”“至于平板玻璃,它本身并不美丽。理想的平板玻璃,根本看不见它,却可以透过它看见外面发生的事。这相当于直白朴素、不加修饰的作品。理想的状况是,阅读这种作品甚至不觉得是在阅读,理念和事件似乎只是从作者的心头流淌到读者的心田,中间全无遮拦。写诗一般的作品非常难,要写得很清楚也一样艰难。事实上,也许写得明晰比写得华美更加困难。”

我非常赞同阿西莫夫的理念。对于科普作品而言,直白朴素的写作风格是非常可取的。这种风格有利于读者理解复杂的科学概念,把握科学方法的实质,领悟科学精神的真谛,我真诚地建议诸君在阅读《亚原子世界探秘》时对此也能细细品味。

最后,能借此机会与读者诸君同温阿西莫夫其人其事其书,也是一件幸事。阿西莫夫1920年出生于俄罗斯,1923年随双亲移居美国,1928年入美国籍。他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生物化学,于1948年取得博士学位。1949年起,他任教于波士顿大学医学院,1958年起成为专业作家。阿西莫夫一生极为勤奋,写作就是他的生命。曾经有记者采访他时问道:假如医生告诉你,你的生命就剩下最后6个月了,这个时候你会干什么?阿西莫夫的回答是:“我会加快打字的速度。”

辛劳一生的阿西莫夫为这个世界留下了一个宝库,这就是他的470部作品,其中非虚构类作品共269种,《亚原子世界探秘》就是其中之一;虚构类作品201种,包括科幻名著“机器人”系列、“基地”系列等。迄今为止,阿西莫夫的书已经有一百余种出了中文版,我想这样的纪录是很难打破的。因此,关于阿西莫夫,我们很容易记住的一点就是:中译本数量最多的外国作家,至今保持着这个“世界纪录”。

阿西莫夫及其作品,值得了解、谈论、研讨的事迹真是太多了。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再去读一下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推出的中文版《人生舞台——阿西莫夫自传》,它告诉你的事情将比你想知道的更多、也更加有趣。

作者系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前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客座研究员)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制作单位:北京市科技传播中心
京ICP备090066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702号